栏目列表
您现在的位置: 南昌节能监察网 >> 新闻中心 >> 节能知识 >> 新能源 >> 正文

新能源企业争做“卖碳翁”

2011-7-19 12:53:28   来源:解放日报   点击:   【

  我国生物柴油跨国“碳交易”第一单近日在常州产生,江苏卡特新能源有限公司卖出2年约35.2万吨的二氧化碳核证减排量,收获281.67万欧元;同时,浙江慈溪长江风电公司也收到了60万欧元的“碳交易”汇款,这是他们去年挂牌的7万吨减排量的售价。两笔“碳交易”买方都是英国机构。

        不用出产品,只需证明二氧化碳减排能力,就能获得一笔丰厚收入,这就是基于“清洁发展机制(CDM)”产生的“碳交易”。近年来,随着相关概念在国内普及,长三角越来越多的新能源企业试做“卖碳翁”尝鲜。

 

        “碳交易”渐被企业认识

 

        1997年12月,160个国家在日本京都签署通过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 《京都议定书》。《京都议定书》决定:在2008-2012的5年间,39个工业发达国家(如:德国、意大利、法国等)必须将排放总量在1990年的排放基础上再削减5.2%。为了有助于这些国家有效实现其减排承诺,《京都议定书》同时提出三个基于市场的弹性机制,其中就有清洁发展机制 (Clean DevelopmentMechanism简称CDM)。

        在全球范围内,无论在哪里进行减排,效果都一样,但在发展中国家减排所需的成本与难度相对更低些。CDM模式的主要内容是,发达国家可以在发展中国家的项目中投入资金、技术,帮助其减少温室气体的排量,此后向发展中国家购买其减排量,这样,发达国家就能以比较低的成本完成减排任务。CDM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提供了一种商机,使温室气体的减排量可以作为商品在国际上交易,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CDM项目获得资金援助和先进技术。

        慈溪长江风电公司2007年底要求碳指标上市交易得到国家发改委批准后,联合国能源环境署官员又进行现场勘查核实。之后,该公司的碳指标得以首次进入英国伦敦碳交易中心,进行公开交易。江苏卡特新能源公司董事长张伟明告诉记者,此次卡特的“碳交易”成功是无心插柳,2007年前对此还毫无概念。目前,卡特公司已形成年产8万吨生物柴油的生产能力,这些产品应用市场相当于每年减排17万吨二氧化碳当量。2010年5月,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准卡特公司生物柴油项目为国家清洁发展机制项目,最终达成了这个生物柴油“碳交易”第一单。其意义并不在企业拿到多少钱,关键是社会意义:一方面,可增加这个绿色产业的认知程度;另一方面,政府有一个好的政策导向,引导社会资金对该产业的投入,推动新能源产业发展。

 

        “卖碳翁”遭遇买家压价

 

        “国内碳交易企业目前来看还都处于刚刚起步阶段,交易平台也比较滞后。”为卡特新能源公司碳交易提供咨询服务的北京泰德兴业科贸有限公司发言人李云清说,根据世界银行测算,在2008年至2012年间,全球碳交易市场规模每年可达500亿欧元。虽然我国目前已有200多家企业通过“卖碳”获得了来自海外的资金补助,总计金额达3亿多元人民币,但在国际碳交易市场上所占份额还很少。原因在于这类项目运作周期长,制约因素多,几年来泰德兴业公司只经手了约20个项目。

        另外,中国碳交易领域大概有上百家中介机构,但其中大多数只是觉得这种项目有利可图,出低价谈下项目,然后拿到钱就跑,扰乱了市场的价格。加上国际中介买家的压价,国内“卖碳翁”的“碳价”严重被低估。有关数据显示,中国碳交易的价格每吨要比印度少2—3欧元,更不及欧洲二级市场价格的一半。购买常州卡特新能源碳排放指标的,也是英国的CDM中介公司,他们会在英国的交易市场拍卖以获取利润。

        同时,CDM机制本身也面临挑战。它自《京都议定书》签订后兴起,不料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遭到挫折。许多欧美国家对于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出售碳排放指标这种模式,有很大异议。今年墨西哥气候会议如果难以达成行之有效的共识,CDM机制的未来走向问题,就要等2012年后才会明朗。因此,许多中介机构正持观望态度,有的甚至已经转行。

 

        植树造林积攒“碳汇”

 

        不管CDM机制走向如何,全球碳减排大趋势不可改变。因此,“碳”成为“汇”也将是大势所趋。

        在长三角,“碳汇”已渐流行。以温州为例,温州最近宣布已规划碳汇造林10年发展方案,计划新增23万亩碳汇林及开展林业碳汇交易试点。据温州市林业局局长徐顺东介绍,温州市2008年底就在苍南县启动了碳汇造林项目,今年,国家林业局发文将在全国选取10个地方作为碳汇造林试点,温州目前正在积极申报。温州将通过10年建设,到2020年时增加林地面积23万亩,森林积蓄量增加660万立方米,森林覆盖率增加1.3%,每年新增“碳汇”32.7万吨。为此,温州将开展“碳汇”交易试点,通过建立森林碳信用登记系统、建立森林碳信用流转及保护系统、建设温州市森林碳汇交易中心和开展有关系统开发和政策研究,建立相关技术规范和制定相关配套政策。徐顺东说,无论国际减排形势如何,我国减排今后一定将越来越严格。届时,企业就可能必须从拥有“碳汇”的机构手里购买减排指标。

        专家建议设立碳汇银行。碳汇银行是碳源和碳汇交易的“转换器”,排放企业和排放国家须从碳汇银行购买碳汇指标,实现自身碳平衡;农牧民和绿化公司在植树种田、保护建设天然森林草原湿地和治理沙漠时不仅仅创造了物质财富,同时也创造了碳汇财富;设立碳汇银行之后,农牧民和绿化公司可以从碳汇银行领到相应量的资金,实现增收;新能源企业所贡献的碳减排量也可以存在碳汇银行里,供需要的企业购买。